作者:珍妮特‧費祺(Janet Fitch)
譯者:蔡憫生
出版社:高寶書版
出版日期:2010年6月 (舊酒裝新瓶,舊版2001年出版)
ISBN:9789861854298
裝訂:平裝
定價:350元

  雅斯卓崇拜著母親英格莉。英格莉是一位非常完美的女性,她高雅美麗、無所畏懼、執著且堅強。在一次事件中,英格莉被判無期徒刑,雅斯卓從此開始了六年多的寄養生涯。這段期間,雅斯卓靠著與母親通信,藉著信紙傳遞彼此的愛,但她卻越來越想逃離母親的掌握。
  
  從小被囚禁在「母親」的牢籠,離開牢籠後卻又感受不到母親的愛。英格莉給雅斯卓的童年帶來衝擊與渴望。多年的寄養生涯讓雅斯卓發現不同的「愛」,也身陷過不同的「牢籠」。對於家庭的渴求、愛的慾望、甚至是母親的期盼,雅斯卓的青少年過得十分艱苦,但也因為逆境求生,讓她打開牢籠的鑰匙,踏出第一步,往重新開始的人生邁進。
  

  在很多時候翻開這本書,都會感到一股淡淡的憂傷,作者對主人公雅斯卓的內心刻畫描述地十分透徹,不過對於我這種在正常環境下長大的人,實在沒有太大的感觸。可能我就像雅斯卓的朋友尤鳳妮看的雜誌封面一樣:一些未經風霜殘害的少女。(雖然我已經不是少女了)

  《白色夾竹桃》有些內容讓我看了很震驚,原來美國早期的寄養制度這麼混亂,那些寄養家庭的條件、人員素養都超不正常!我沒接觸過社福工作,也不曉得台灣的制度是如何,但看書的時候會覺得蠻不可思議的,現在說不定也改制了吧,不過誰曉得呢?若我是遭逢意外的寄養兒童,到那些家庭裡面只會越來越不正常啊…如果我老媽曾是上空舞女郎、種族歧視份子、只求自身利益的賤人、有自殺傾向的憂鬱婦女、成天只喝酒的外國人,再加上親生母親是個殺人犯…我會正常才有鬼咧!!雖然不能這樣評斷一個人的生存方式,不過從小就看盡這種人生險惡、甚至還被槍擊過的雅斯卓,會有些荒唐行為也不能說意外了。
  
  雅斯卓在故事中所採取的舉動,主觀意識強烈的人可能會很厭惡;或許有很多人會因為「雅斯卓是蠢豬嗎?」、「白癡啊這個女人」、「把女人寫成這樣,太誇張了吧!」等理由而對這本書嗤之以鼻,但本書的發生地與時間點都與我們十分不同,文化上的差異也會導致意識的分歧。我會提到這些觀點,是因為我腦中也浮現過這些想法,但客觀來看,這本書是一本好小說,值得細細去品味,但我看得很匆促,只能打出些貧乏的感想,且作者在文字處理上很有魅力,對於抽象事物的形容深具功力呀!

  

  因為這部小說有改編電影,我還去把電影找出來看了(那麼認真幹嘛!)。以改編的內容來說,其實電影跟小說的劇情相差不大,但有刪減掉一些寄養家庭和雅斯卓自甘墮落的畫面;英格莉不是詩人,是個畫家。電影的第一幕和最後一幕是雅斯卓在裝飾行李箱的場景,剛好做個前後呼應。

  雅斯卓蒐集行李箱,行李箱就像是潘朵拉之盒。雅斯卓在童年時打開了「英格莉」的盒子,又在多年的寄養生涯中打開了許多人的盒子。雅斯卓打開盒子後,過著絕望、孤寂的生活,但她還是活著,抱著希望活著。闔上行李箱,也能把希望帶著走吧?


loveadumi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